二宫苍月

A團黄擔拔蘇|魔王本命虐|智潤智|DGM|雲獄|clamp|星昴|黑法|秀透|nari|Baccano!|臨波|崔槙|蝎迪|带斑|扉斑
雜食冷門拉郎黨 被投喂了喜歡的cp會很開心w 開腦洞不負責填 產出看心情

【领征】外科医生拿不稳水果刀

成濑领X渡海征司郎

急刹预警 医疗知识为0



* * *



「笨死你算了,手术成功率100%,切个柠檬能差点失血性休克,想让我在你的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吗?!」




渡海征司郎蜷缩成一团,伸平左手任由对方处理伤口。食指上被刀切开很深一条口子,干涸的血液凝结在皮肤上染红了整根手指。看着成濑领一点一点用棉球清洗伤口,认真轻柔的动作生怕弄疼了自己,内心一阵暴躁。




「够了,又没切到骨头,随便用创口贴包一下就行。哪有切到手就病危的人……嘶。」




按在伤口上的力道突然加重,渡海征司郎猝不及防倒吸一口冷气,别开脸随他折腾去。




成濑领是他的同居恋人。虽然这么说,为了工作方便,渡海征司郎还是更习惯睡在医院的休息室里。成濑领迁就他,每天下班后总是先绕到医院,挤在他小小的沙发上处理完案件再回家,只为了能和恋人多相处一会儿。




「鸡蛋拌饭……你每天就吃这个?多补充点维生素吧。」




被恋人教训了也只好胡乱点头答应。生性乖僻如他自然不会去大食堂用餐,连办公桌也整个儿挪进了休息室里。一口电饭锅,妈妈寄来的爱心米粒,一盒生鲜鸡蛋,就是他的一日三餐。




维生素啊……渡海征司郎向后倒在沙发上,将本就懒得打理的头发抓得更乱些。一歪头看到小猫田桌上两个黄澄澄的柠檬,打消了网购水果的念头直接征用了。




水果刀的触感比不上手术刀精细,刀刃一滑切到了食指上。渡海征司郎想起了第一次上解剖课时,也用手术刀划破了手,随便抽了张纸包裹住伤口又继续上课了。所以这次也没放在心上,裹在食指上的抽纸瞬间被鲜血染红,包了四五张也没有止住血,晕眩感阵阵袭来,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庆幸这不是站在手术台上。




成濑领进门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晕倒在茶几边的恋人,半个滚在地上的柠檬,散落在四周染成血色的纸巾。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平时在法场辩论厮杀的头脑无法运转,还没来得及去叫人帮忙,就见晕倒在地上的人又爬了起来。




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消毒水,与其兴师动众麻烦外面的医生,不如就近用休息室里的急救箱处理下。拗不过成濑领亲自动手,渡海征司郎只好一边给他科普医学常识一边道歉。




「以前我当实习医生的时候也经常切到自己,每隔半个月就要打一次破伤风。那时候老爹就笑话我浪费资源,说手术室里的无菌环境怎么可能感染,自己舔舔就好了。」




「闭嘴。你多久没进食了?会突然晕过去。」




渡海征司郎指了指空的电饭锅,满脸无辜。




「小猫田不在,没人帮我煮饭,本来想等你过来一起吃的……」




自知理亏越说越小声,缩着脖子等待对方的怒斥。被称作『手术室里的恶魔』的渡海医生也会有害怕的人,在成濑领面前,渡海征司郎就像是个等着挨骂的小孩子。




「算了,以后给我远离除手术刀外的一切刀具。」




处理完伤口后并不松手,成濑领握紧渡海的手腕贴在自己脸颊上。




「只要舔舔就好了?既然你伤的是手,那就用别的地方来治疗我受惊的身体吧。」

关于被我坑掉的脑洞:

警校组的大学生活

安室接任相棒

初雾云逮捕开膛手杰克

杉下右京版M22

安室逮捕高远

降谷零任职搜二抓捕KID

琴透手拉手抓莱伊

降谷视角我的幼驯染突然不会笑了怎么办

月下的魔术师X地狱的傀儡师


……

好吧 反省一下 警校组至少我写了一半了!

意外的没有ars坑 因为会被对象催稿【靠

DC没人催跟得上我脑洞的同好少所以根本不想动笔

我的word为什么不会自己码字

【SK】新手训练家satoshi

是生贺哦!

感谢大野妈妈生下如此可爱的satoshi💙



* * *



就在二宫和也外出拍剧的第二天,大野智捡到了一只皮卡丘。


准确的说是,一只野生皮卡丘自己闯进了大野智的画室。


和推特上那些皮的不行的表情包不同,小皮卡丘蹲坐在大野智常用的折椅上,面对着未完成的画作一动不动,仿佛是位看入迷了的观众,只有那对不时抖动的黄色耳朵证明它是活物。


不不不,先该被吐槽的是这个世界上有皮卡丘好吗?他又不是沉迷电子游戏的pokemon go玩家!


摸了摸口袋里根本不存在的精灵球,想想也是,他又不是nino怎么会随身携带游戏道具啊哈哈哈……还真摸出一个圆圆的项链坠子。


有点苦恼地对着椅子上的小家伙,精灵球当然是不能用在它身上的,大野智可不想和某永远长不大的10岁主角一样被电焦。


手指缓慢靠近它的脸颊轻轻戳了戳,软软的,指腹有细小的绒毛触感,不由得让他想起nino枕上去很舒服的腹肌。小家伙倒也不怕生,小短手一勾带走了藏在口袋里的精灵球,熟门熟路自己扣上项链挂在脖子里了,红白色的圆球衬在鹅黄毛皮上煞是好看。


这算是……收服了??


「pikapi!」


太好了,就叫你小和吧。nino不在家的这些天只好拜托你陪我啦。


「pika?」


nino就是……唔,画上的人,虽然还没有完成啦。他总是嫌弃我给kame送画不给在一起20多年的门把送,fufufu真是个任性的弟弟呢,等他生日的时候就送他一份大礼。


「pikachu!」


「诶?我刚刚把心声说出来了吗?」


「pikapika!」


小和后退几步让出半张椅子,小短手握住大野智的手指朝自己方向拉。一人一只对上脑电波后无需出声,大野智心领神会抱起皮卡丘坐在自己腿上,溶开暖色颜料继续未完成的画作。


二宫和也的笑颜就像小太阳一样,无需参考照片早已印在了他的心里。微微上翘的小猫唇,琥珀色眼睛里落进了星辰,一颦一笑间勾走了迷妹的魂,连带着大野智的目光也不自觉地为他停留。


「pika——」


画布的右下角印上了一朵嫩黄色小梅花,似乎是不满他专注于创作而冷落了自己,小和伸出爪子沾满了颜料在画布上怒刷存在感。


「pikapika!pipikachu!」


「fufufu,可以哦,nino也是小和嘛。我记得他有件黄黄的连帽睡衣……」


左手搂住腿上的小精灵轻轻拍打着,为自己是个失职训练家而道歉。可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发给初心者的任务不该是入门级教学吗?大野智不觉得自己拥有主角名,随便给他一只杰尼龟就好了嘛,难度系数EX的皮卡丘应该留给nino才对。嗯,等nino回来后一定要把小和介绍给他。


「nino会高兴地两眼放光吧,他有一沙发的皮卡丘玩偶呢,黄黄的圆滚滚的身体。带上小和一起成为pokemon训练大师吧。」


给画布上的nino穿上黄色连帽衫,有点苦恼自己没有仔细观察过皮卡丘的耳朵。两手托着它的腋下提起放在一边的高脚凳上,对照着小和勾勒出两边耳朵。


「pikapika——」


小和侧着身子凑过来看,小短手捏住耳朵高高竖起,看懂了画上的人在模仿自己同族,又觉得少了些什么,扭过身体摆动闪电形状的尾巴。


「好啦,一会儿就给他补上尾巴,要修改连体睡衣了呢。小和饿的话柜子里有零食……啊啊不用管我啦,明天不用录制节目,饿一天没关系的。」


太阳落下后视线变得昏暗,大野智懒得起身去开灯就这么凑着夕阳涂涂画画,连自己什么时候靠着椅背睡着都不知道。有个人在摇晃他的肩膀,不是人类皮肤该有的触感,而是毛绒绒的,软软的……


「唔,好困……小和再让我睡会儿嘛。」


「再不醒来我就吻你了哦!欧吉桑是装睡的吧?想诱骗ninomi的亲吻才不会让你得逞呢。」


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个人正压在自己身上,湿润的柔软触感落在自己唇瓣上,随后霸道地分开唇齿搅弄口腔。熟悉的气息唤醒了大野智的意识,环抱住他不许逃离,反客为主纠缠着小舌品尝送上门的美味。手掌下触碰到的依旧是一片毛绒绒,就好像……方才坐在自己怀里的皮卡丘一样。


「nino你回来啦。抱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含住他的唇瓣啃咬一会儿才肯松开,睁眼面对的是一脸「看吧果然是在装睡」的嫌弃表情。嗯,即便是皱着眉头的nino也好可爱,连衣帽上的黄色耳朵是小和同款呢。


「诶——」


「是我要『诶——』才对吧!欧吉桑派人跟踪我?这是今天新发售的皮卡丘联动睡衣哦。快说快说,stalker先生是怎么发现pika ninomi的嘛,画的好像哦。」


顺着nino手指的方向看去,大野智看到了自己抱着小和画的皮卡丘版nino,与记忆中不同的是少了小巧的梅花印,屋子里也没有皮卡丘的踪影。


「nino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皮卡丘?就是和你沙发上那只玩偶差不多大小的……黄色的,圆滚滚的小家伙。」


「欧吉桑还没睡醒吧,你的皮卡丘在这里。」


小巧可爱的汉堡手捏住帽子上的耳朵高高竖起,一如画布上的人露出甜美笑颜。


『pipikachu!』大野智仿佛接收到了小和传来的脑电波。


「是,我的皮卡丘nino,请和我来一场美妙的恋爱冒险吧。」

M22观后感 请问我看的是相棒吗?

下档后写一下去掉柯南剧组后的剧情梳理 明明是个很精彩的黑日本警方内斗的案子 给主角组加戏后异常违和还十分搞笑 小学生拯救世界?!行吧编剧你说啥就是啥

【安室透→相棒】过渡期 01

小狐狸提前出来露个脸w

警察厅警视厅我自己都快绕晕了_(:з」∠)_

简单来说 警察厅:中央政府机构  警视厅:东京地方警察

私设参考:设定




01 初见


    (成田机场)


    目标人物出现在接机口。不大的手提式行李箱,一丝不苟的背头以及西装三件套,面容掩藏在深色礼帽下看不真切,举手投足间透露着沉稳内敛,宛如一位优雅的英国绅士。


    『杉下右京有着鹰一样的眼睛,你的小秘密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与之目光交汇的那一刻,安室透就明白了神户尊话里所指的深意。杉下右京似乎发现了他的等待,脱下帽子礼貌地向他点头微笑,并朝他的方向走来。


    好在他与这类人交往的经验丰富,更何况,此时两人并非站在对立面,这可比在组织里卧底容易的多。


    『我也不多过问你履历上空白的五年,祝你好运,安室透警部。』


    神户尊,警察厅长官官房付,曾因特殊任务被迫降级调任至特命系,在此之前就任于警察厅警备局警备企画课,游走在警察厅与警视厅之间的男人。无论是特命系还是警备课,神户尊都算是安室透的前辈,由他来审批自己的调职申请再正常不过,安室透却从他的话中读出了一丝幸灾乐祸。


    『明天才是你正式上任的日子,杉下桑今天中午的飞机,你可以直接去机场见他。啊,不必绕路去警视厅了,反正那边的人也不在乎特命系是否又多了一位新成员。』


    安室透还没有做好回归警察厅的准备,在组织里干过的违法犯罪足够他进监狱小住十几年。仅仅因为卧底的身份便可免去一切罪责,安室透自觉良心不安。他拒绝了职位晋升,申请下调到警视厅「陆上孤岛」「人才的坟墓」特命系。


    离开了充满正义与官僚氛围的场所,在机场与自己的未来上司相见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安室透主动迎上杉下右京的步伐,面对他相距一米处停下行礼,向人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是明天就任于特命系的安室透。」


    如同假面般恰到好处的微笑,既不显得疏远又难以让人产生抗拒,用作初次交锋的试探。


    「初次见面,我是杉下右京。十分抱歉啊,让你特地跑机场来,正式交接留到明天做就好,不妨找个地方坐下来打发空闲时间。」


    礼貌的回话,不过问自己的来历和目的,将之后的行程一并拜托给他。与其从别人口中获取信息,杉下右京更喜欢从行为上来推断事实,也许他和某位英国的大侦探一样精通冷读术。


    「是我唐突了。那么由我带您去熟悉的咖啡店坐坐如何?稍稍有些绕远路,不过味道和氛围可以保证。」


    「客套话就不必了,安室君。那就由你带路吧,希望你的车技不会像神户君一样鲁莽。」


    语闭,指了指安室透腰间的车钥匙。谈话间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地下车库,白色的FD跑车着实扎眼。仅凭一把钥匙就推断出这是他的爱车吗?还是借此转告他消息来源是出自曾经的部下神户尊?亦或是他对神户的糟糕车技心有余悸所以对每个来接他的人都会这么说?


    真是糟糕啊,多年来的习惯。杉下右京是自己未来的上司,多余的猜测只会心生芥蒂。安室透自嘲地笑了笑,无视身侧探究的目光专注驾驶,前往米花町5丁目的波洛咖啡厅。



-tbc-

【安室透→相棒】过渡期

一些基础设定:

时间线:DC组织嗝屁后,相棒S13-S14之间

安室透完成潜伏组织的秘密任务后,认为自己在卧底期间直接间接夺走了太多人命(主要是苏格兰)不愿意回公安复职。警察厅高层不舍得放弃降谷零这样的年轻精英,两方交涉后决定让降谷零以假名身份去警视厅「人材的坟墓」特命系复命,正好杉下右京也需要一位新的相棒。

特命系原成员甲斐享因故意伤害罪入狱,作为他的上司,杉下右京受牵连被无期限停职,赴伦敦度假。假期结束后迎来了被降职处分到特命系的新相棒安室透。

本文主要讲述安室透与杉下右京搭档破解疑案(被右京桑调戏被右京桑挖掘秘密)的故事。


关于标题:考虑了很久,安室透从卧底身份回归到公安身份需要一个过渡期,杉下右京的三代目相棒入狱,自身被停职,在等待四代目相棒前同样需要一个过渡期。
其实是我翻相棒标题时无意间看到的觉得挺符合新坑主题就拿来用了


关于警察厅与警视厅:

柯南里提到警察厅的内容不多,登场的警方人员大多来自警视厅,所以这里简单科普一下。

警察厅是中央政府的警察行政机构,主官是警察厅长官,主要对全国的都、道、府、县警察机构进行业务督导;
警视厅是东京都地方警察机构,主官是警视总监(全国唯一的警衔),行政上属于东京都政府所辖;
其他地方警察机构称警察本部,主官是本部长,行政上属于当地政府所辖。
警察厅对于警视厅或其它都、道、府、县的警察本部并没有行政隶属关系。
简单的比方就是——
警察厅=公安部
警视厅=北京市公安局
【以上内容摘自百度知道】

73透露降谷零所属警察厅警备局警备企划课,是精英中的精英,卧底归来后应该官复原职。

贺年状透露降谷出身Career组,即和杉下神户入职路线一样,名校毕业+一年警校,实习警衔警部补,正式上班警部警衔。精英中的精英,学霸,未来官僚高层妥妥的,搞不懂他干嘛要去当卧底算了不管了。(基本设定都是照搬神户尊老贼你真的不是按照小狐狸为原型设定的降谷零吗,小狐狸出场于2009年,安室漫画登场于2012年)


参考神户尊的设定,神户被调遣特命系前是警察厅警备局警备企划课,警衔警视。按照正常的人事变动是无法调至警视厅边缘课系特命系的,所以进行了降职处分处理。降谷零的出身和神户比只高不低,要想去特命系也需要降职,这里私设降职后为警部,与杉下右京平级。

警视厅搜查一课方面,全部采用相棒里的设定,也许以后会有柯南片场的人客串。

日本警察阶级的顺序:巡查-巡查长-巡查部长-警部补-警部-警视-警视正-警视长-警视监-警视总监

关于安室透的假身份:

降谷零作为公安派入组织的卧底,真实身份应该是完全保密的。这里私设公安高层为他安排了假身份安室透,并在调派至特命系时沿用了假身份。让右京桑慢慢挖掘安室透的秘密很有趣不是么w

关于杉下右京以及相棒:

杉下右京——水谷丰饰
出生日不明,第1季开始时年龄为45岁,前传第一集警衔为警部补,后升为警部。
学生时代即在杂志发表过推理作品(第4季第8话)。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律系,英国留学深造后回国考上国家公务员进入警察厅刑事局搜查二课,负责欺诈等经济案件调查,因细腻的观察力和强大的推理能力,立下无数功勋,但他的古怪性格使他在团体中显得格格不入。
于大使官邸人质挟持事件时(发生时间在第1季之前15年),被时任警视厅公安部参事官的小野田公显强制从警察厅借调,担任作战参谋,但因与小野田公显主张立即强攻的意见不合,而被解除参谋职务,强攻造成多人死亡后,被左迁到警视厅生活安全部冷冻处理,“紧急事态特命组”的铭牌被其亲手砸碎,只剩半块写有“特命组”字样的部分(第1季第11话)。使命已经结束,却仿佛被遗忘一般继续存在的特命组逐渐成为了“警视厅的孤岛”,形同窗边族,无法参与搜查行动,只能受各单位指派协助杂事。尽管如此,他本人却一点也不介意,不顾长官的阻止,自己主动或受人委托私下调查一些棘手事件,是一个很看重生命的警察,不管对方是善良的好人,还是罪大恶极的罪犯,都会尽力保住其性命。
曾与『花之里』老板娘宫部玉纪有短暂婚姻关系。
因曾留学于英国,衣着打扮一派绅士风格,喜好英式红茶、阅读、西洋棋、古典音乐及落语;记忆力十分惊人,过目不忘;擅长钢琴、开锁;在现场工作中也表现活跃,经常亲手擒拿犯人。(前传~)
在13季末由于搭档甲斐享被逮捕,遭到警视厅的无限期停职调查,飞往伦敦开始旅行,后在第14季回国并在甲斐峰秋的帮助下复职。
【以上内容摘自百度百科】

本文背景设定主要采用相棒设定,所以并不能算作柯南同人。会脑安室透X杉下右京也是出于我个人的奇怪萌点。我知道会有迷妹冲着安室透的tag点进来,会尽量把剧情写的通俗易懂些。(当然你要是能吃下相棒安利那就再好不过了)


以上!光是设定介绍就写了这么多,主要是同时吃安室和相棒的同好少的可怜,要不是今天偶遇了路时千太太也不会下定决心重启两年前的脑洞。希望有人能喜欢我的脑洞,以及求lof爸爸手下留情不要和谐我QAQ 试图挑战老福特敏感度

Spectator

写文的动力是被对象催稿

成濑领×山田太郎

题文无关



*  *  *


在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山田太郎得到了一份家政工作。


雇主是被媒体称为「天使律师」的人。有次帮忙送资料时见到了工作状态的他,面对团团包围的记者应答自如,面上始终保持着自信的笑容,像一位可靠的骑士般守护站在他身后的委托人。


然而回到家中——如果那间冰冷得没有一点生活气息的屋子可以被称为「家」的话——成濑领卸下平时的营业笑容,会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或是小心翼翼抚摸一只老旧的口琴,或是对着一间上锁的书房发呆。


山田太郎的工作很简单,早上准备好需要带去事务所的便当,晚上做好晚餐等成濑领回来,其间将屋子打扫干净就可以了。多余的空闲时间可以借用成濑家的书架充电,也可以去办个人私事,日薪远远高出一般的家政服务,比起过去在御村家打工的经历来说着实轻松不少。


书架上摆放着成套的法律条例以及律师辩护案例,非专业类的书只有一些植物图鉴,并且在百合那一页夹了书签,用笔划下饲养观赏类百合的方法。但是山田太郎在打扫屋子时并没有见到过百合,家中甚至找不出一只花瓶。


奇怪的事当然不止这一点,那间不能打开的书房,以及为什么明明有书房,书架却要放在客厅里,锁在木盒里的老旧口琴,有单反相机和长焦镜头却找不到一张照片,等等等等,成濑家充满了无数谜团。


山田太郎不是个好奇心过重的人,有一位大少爷好友让他意识到有钱人总是有着奇怪的癖好。作为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所长,成濑领有些生活上的小秘密也在情理之中。相处几天后山田太郎明白了雇主不是个话多的人,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所以山田太郎在做完本分工作后也只是进行最低限度的汇报,对成濑家的好奇留在心底,为了缓解雇主的疲惫而学会泡香草茶,只想看他饮下后舒展眉头的放松表情。


有次在整理衣服时闻到了西装上有淡淡的百合香味,袖口粘上了一点花粉,山田太郎这才确信雇主是真的喜欢百合花。他向一之宫校长请教了盆栽百合的品种,趁着下午休息时间打零工发传单,擅自买了一株带回去想讨他开心。成濑领见到后陷入了抚摸口琴时的深沉,透过百合似乎看到了别的人,随后又回到了工作状态,礼貌地说了句「那就麻烦山田君照顾它吧」。


盆栽摆放在餐桌的中央,山田太郎注意到雇主用餐的时间变长了,有时会露出很温柔的神情,不是伪装在镜头前的温柔,是发自内心的,怀念某个重要的人时的表情。


「怕是等不到花开的那天了。」


成濑领对着花蕾喃喃自语,没等山田太郎追问又说道,「山田君,这盆花就拜托给你了,替我照顾好它。」在他听来就像是……


「就像是遗言一样。那么后来呢,假期还没有结束,听你的描述,那位大律师并没有辞退你的意思吧。」


面对御村托也的问题,山田太郎沉默了,看向不远处平静的河面发呆,一如当初的成濑领。


「他死了。这是他留给我的薪水,不比你给我的那份少啊,御村君。」


山田太郎最后一次到达成濑家,看到的是被警戒线包围住的宅邸,以及拿着证物袋进进出出的鉴识人员。没有大规模搜查所以围观的路人也不是很多,驻足在屋前的山田太郎很快被注意到,和一位貌似警察很熟络的少女一起带回警局做笔录。


「别担心,我没有被怀疑,应该说案件已经侦破了。成濑领……就是凶手。」


需要做笔录的原因也不是家政工作,而是一笔不明原因的汇款。成濑领似乎意识到自己会不久于人世,将财产分为两笔汇了出去,其中一笔就是给山田太郎的。


「成濑家的监控还有留在书房里的遗书证明了那笔钱是给我的薪水,足够我们家不愁吃喝过上十几年呢。但是为什么,会露出那样温柔表情的人,要夺走别人的生命。」


同行的少女告诉了他关于真中友雄的故事。就连雇主的名字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山田太郎自嘲地笑了笑,从头到尾他只是一名旁观者,帮助不了成濑领的无力感充斥着他的全身。


禁入的书房里摆放着能指证成濑领的罪证,山田太郎应该庆幸他没有因为一时的好奇打开房门而染上嫌疑,但是又在懊悔,如果能早一点明白成濑领的痛苦,如果能在坠落深渊前拉住他,是否就能带他走出漆黑一片的隧道呢。


给基友的生贺拿来给lof除除草
外道秘医新罗×吸血鬼临也
宗教敏感发图片吧

【崔槙】短打日常

翻出来的陈年旧物给首页扫扫土

OOC致歉

血腥玛丽是辣的x


*  *  *



崔求成眨眨眼,屏幕上的代码被蒙上一层薄雾,用手擦也无济于事。离开对着电脑的视线移向别处,同样是被雾笼罩的世界。


曾今连续对着电脑工作4小时肉眼就开始抗议,自从换上这对人造义眼后,只要手边准备好果腹的食物,即便连续工作几天也不会有异样。机械的耐久度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所以崔求成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而是家里湿度调节坏了。


暂时停下手头的工作,打开便携终端检查过家用电子秘书和恒温湿度,并没有发现异常。崔求成的眼前仍旧模糊不清,右眼干涩的疼。的确,暴露在外的皮肤并没有感受到过度湿润的空气,是别的地方出问题了吗?


沙发这边的动静打扰到了坐在另一边看书的槙岛,同居人用手揉眼睛的动作似乎比手头的书更令他感兴趣。槙岛露出看见新的『实验品』才有的迷人微笑,泉宫寺称赞为,专注于一件事的男人此时最有魅力,连他也沉溺在笑容之中。


「你的右眼怎么了,崔求成?」


「旦那,啊…真是抱歉,吵到你了么。」崔求成闭上干涩的右眼,槙岛旦那放大的脸出现在他眼前。清晰的,近到睫毛也能被一一数清。看来确实是他的右眼出了问题,习惯性地想揉开朦胧的视线,手却被外力拦住。


「很疼吗,崔求成。」波澜不惊的语调此刻说着关心的话,毕竟是跟在自己身边时间最长的人。这个男人在黑客和全息投影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得力工具出故障了,身为使用者的他当然要负责维修。


槙岛拉下男人的手,硬是挤进对方和茶几之间小小的空隙,用类似坐在人怀里的姿势观察那只义眼。除了眼眶被揉得有点泛红外,外表上看不出哪里异常。槙岛见人不说话,又问了一次,「疼吗,崔求成。」


「……不疼,就是干涩的厉害,东西看不清。」崔求成小心扶着对方的腰往身外带,但似乎两人的姿势并不接受他这么做。槙岛干脆张开腿跨坐在人身上,用学者研究一样的表情看着他的眼。


「眼药水之类的要试试吗?」「那个只对肉体眼球有作用吧,人造组织有专门的萃取液。还有旦那您可以放开我了吗?」干巴巴地挤出回话,对方得寸进尺坐到自己腿上,带着他独有的气息。崔求成说不好那是什么味道,干净的,带有纸张和油墨的味道。这个距离显然超出了他和上司之间的距离。


——太近了,近的快要被他察觉自己的内心。


槙岛感受不到崔的焦虑,或者说他察觉到了,并打算就此捉弄一番。拇指和食指撑开眼皮到最大,伸舌舔吻泛着红光的义眼。舌尖上的触感并没有想象中机械的冰冷,唾液湿润着眼球发出类似接吻的水声。「这样就不干了吧。」


崔求成被迫接受对方的『好意』,背抵着沙发想躲也无处可逃。在人好不容易放过他的眼睛后赶紧推开,逃到房间角落用手捂住被舔到的右脸。


槙岛并不在意他逃走的事,以平常看书的姿势坐在崔的位置上。电脑屏幕上是之前他提到过的关于克隆PSYCHO-PASS的程序,看来是因为这个劳碌过度了吧。「头盔的事暂且放一下,现下最重要的是把你眼睛的问题处理好,打电话叫泉宫寺送新的过来。」


终于逃过一劫,崔求成松了口气,捂着右眼搜索电话簿。失去一边视力另他很不习惯,好几次按错键盘,看来在送到新的右眼之前是没办法工作了。想到之后几天都是这样的状态,做饭是不可能的了,同居人又是讨厌合成营养制品的性子,干脆邀请他去自己在六本木的俱乐部。


「泉宫寺桑说要过几天才能送到。旦那要跟我去EXOCET吗,有些日子没过去看看了,新来的领班调鸡尾酒很拿手,想带您尝尝他调的血腥玛丽。」


「求成,把番茄洗干净放进榨汁机的动作不需要两只眼完好无损也可以完成。那便去看望下你的宠物吧,晚上想吃煎鱼排。」


我的眼里只有泉奈٩(๑ᵒ̴̶̷͈᷄ᗨᵒ̴̶̷͈᷅)و